「妳很沒時間觀念,從今天起我就是妳的時間。」

在我們第五次約會,他這樣對我說,因為我不是遲到就是早到,

從1小時到3小時不等,他打我手機也打了也沒人接,

他一顆心七上八下的,總為我擔心。我到了,他沒生氣,

給了我一個暖暖的擁抱道:「妳知不知道我很擔心?」

我給他一個暖洋洋笑,隨著那笑容,我的心也跟著淪陷了。

第六次約會,我沒遲到了,因為他出發前打了通電話到家中給我,

意示著我要出發了。

他會無時無刻的打電話給我,就像我的行事曆,

他不知去那裡弄到一張我的學期行事曆,那時要段考、畢旅……他都比我清楚。

他九點才上班,可他總在六點就起床打電話叫我起床,

且十分後再打一次,確定我沒賴床。

他考試的時間和我不一樣,但他一定會把我考前的那一星期給空下來,

監督我讀書。

他讀工科,我是商科,我的會計很不行,去修會計的卻是他,

以便應付我的十萬個為什麼。

他喜歡痞子蔡,我喜歡徐志摩,

他寫給我的信一定要穿插徐志摩的詞句我才收,不然看完我一定還他,

因此,對於徐志摩的書他比我還多。

他了解我舉手投足間所要表達的意思,因為二個人的場合, 我不多話。

他欣賞王力宏,我愛李玟,所以我們總為了到底是男生愛女生,

還女生愛男生而爭論。

他為我開了個戶頭,每個月存4000元,這是我們的玩樂基金,

還有他的晚餐費,我也硬是要存入1000元,爭了半天,他服輸了,

所以這戶頭每個月收入 5000 元,他把提款卡丟給我。

他知道我喜歡喝珍奶,所以他買的奶茶裡面一定會有珍珠。

…………………,我…………………

後來我們的約會地點,改成了在我的教室,

因為他是學校己畢業的學長,應老師要求回來教學弟練跑,

目前是夜二的三年級學生,所以他的事務總比我還多,比我忙碌,

不想斷了這段感情的我和他, 只好把約會場地改在教室。

雖然是放學了,但總有些無聊人士留著,有些人是補習時間未到,

我每日拿著二杯飲料和一份晚餐,坐在教室,等著他下班趕來這邊。

人說:等待情人的滋味是酸中帶甜,我卻是八卦滿天飛,

別以為高三生多認真,也別以為高三生且放學後還要補習的人就正派,

常常他們講起八卦,可是比我這無所事事的人更八卦。

或許是生活中唯一的調劑吧!他們總是樂此不彼的講。

會說這些並不就代表我多清高,我當然也是其中一員,

也講的樂此不彼的,因為~我也是女人嘛!那個女人不講八卦。

他一進教室,就坐在我的位置上安安靜靜的吃晚餐,等待聊完八卦我,

有時會有人拿著會計去問他,嗯~我不得不說,

他似乎成了我們班上的會計小老師。

今天是我生日,收到了五條項鍊,因為我在生日前,

明白的表示我想要項鍊,叫她們不必再為了我的生日禮物傷腦筋。他呢?

我倒是沒和他說我要什麼!

今天我沒買晚餐,他提了個中型的蛋糕進來,吹完蠟燭,

愛玩的我拿著奶油到處抹人,當然我也被砸,蛋糕是吃了,

但大部份的奶油都在同學身上。玩完了,整理完儀容,人也散了。

「我的禮物呢?」這人可是想耍賴嗎!不給我禮物。

「我以為妳忘了,瞧妳玩得那麼瘋。」「喂~喂~喂!你想耍賴。」

他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小帶子,又從小帶子裡拿出兩隻手錶,一黑一白,

我拿起來仔細一瞧,這手錶怪得很,一隻純黑的手錶,卻只有一根針,

長長的應該是分針吧!

而另一只呢,也是一樣的情形,不過應該只有時針。

瑕疵品,我第一直覺反應。

「手伸出來。」他命令著我

我乖乖的伸出。只見他把那只黑手錶載在我手上,

而他也脫下他手上的錶,載上白色的錶。

「你這人真奸詐,還為自己偷偷留一份。」我開玩笑著說。

「這是一對情侶錶。」

「喔~可是我不須要手錶啊!你就是我的時間啊!不是嗎?」

「對啊~我是妳的時間。」

「那不就得了,我為什麼還要帶錶,有你就好了,莫非你不要我。」

「妳仔細看,手錶有什麼不同。」他指著我的錶說。

「瑕疵品。」我一點都不浪漫的說。

他敲了一計我的頭,拉出我的手和他的手

「看好喔!妳這只是男用錶,代表我的時間由妳掌握,

而分針是從白色的錶拔下來的,代表我的心在妳身上,我的跟妳的相反,

了解嗎?」

「可是只有分針怎麼看?」我還是不懂。

「所以這二只錶要在一起才有意義啊!」

「那有戴和沒戴不是一樣,有你在時間對我來說才有意義。」

「不要任性喔!想想~我畢業後就要當兵了,自己要有時間觀念。」

「可是你卻帶走我一半的心。」

「我的心也在妳身上。」

SWATCH 沒有這款手錶?」

「買來改的。」

「就憑你,行嗎?」

「小姐,我花了半個月的時間耶。」

「真得嗎?」

「是的,很辛苦的,該給點獎勵吧!」

「....」

我還未說出口的話,全含在他嘴裡了....

這手錶,成了我身上除了衣服以外唯一的飾品了,包括那項鍊我也沒戴,

有些東西是來拿純欣賞的。去看電影,我們必須要同時舉起手,

才知道該看那場電影。

於是我們總是玩著『對時』的遊戲,舉起手拍著對方的手錶。

當任何一個人說『對時』二字時,就得做這個動作,

雖然我有時會耍賴的往他額頭拍,他也總是追著我跑。

凡有時間的地方,我們都必須在一起,少了另一個人,

我們都是不完整的,沈淪在時間的旋渦裡。



少了另一人,時間也不再有意義...我的時間因他而存在...

少了另一人,時間又為什準確...

    全站熱搜

    kiss79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