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畫面。



很奇怪,明明沒有刻意記著,但畫面卻很清晰,而且關也關不掉,就像電腦中毒,畫面不停出現數不盡的視窗,怎麼關都還在,我想如果我身上有所謂的總開關或總電源,我一定毫不猶豫的把它關掉,啪一聲就黑暗,多好。



但我不是電腦,也不是機器人,只好作罷。



世上有那麼多人失憶,偏偏最想失憶的我卻一直記得過往,這感覺還真討厭,我說真的,討厭的不得了。



『情人節妳想怎麼過?』
「在你住處一起吃飯、租片子看。」
『我們去年就這麼過了。』
「在我住處一起吃飯、租片子看。」
『我們前年就這麼過了。』
「那你想怎樣?」



這是情人節前一個星期,我們的對話。



事實上我對於過這種節日並不怎麼熱衷,但顯然他喜歡得很,這時候我就覺得我們的性別完全顛倒。



每年的這一天,節目通常由他安排,只要不會讓我覺得太麻煩就好。



我討厭麻煩,偶爾會很固執的任性,我說真的。



一個星期後的情人節,在我們即將要度過第六個情人節的那天,他的機車後座載了一個我完全陌生的女人。



女人的雙手親暱的圈抱住他的腰,頭靠在他一邊的肩膀上,與他愉快的說笑。



說實話,當下的我是一點反應也沒有,連點感覺和頭緒也沒有,我就這麼繼續往前走,走回我住的公寓,然後打包行李,從此走出他的生命,走出他給我的愛情。



我從沒預料到我和他在六年前的情人節選擇在一起,然後在六年後的同一天結束。



我從沒想過,事實上我也從沒想過我們會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當中的任何一天結束。



雖然現在才七月多,但我已經開始煩惱明年的情人節該怎麼過,我是該和世人一樣的慶祝情人節,還是該一個人躲起來哀傷我的分手日?



這是個麻煩,所以我不再想。



也許從此以後,情人節的意義對我來說就和其他天沒什麼不同。



雖然我知道,它明明就是有什麼不同。



我離開原本的租屋,然後重新租了間房子,換了隻新手機,連同換掉舊的電話號碼,友人中唯一保持聯絡的就只有美美,而事實上我最常聯絡的也只有美美。



然後我辭了工作,二十六歲高齡還愛做夢幻想的我,原想開家咖啡店,雖然我還是不愛喝咖啡,但卻很神奇的煮了一手好咖啡,至少美美給我的咖啡很高的評價。



「妳只適合煮咖啡,開咖啡店會倒。」美美坦白的告訴我,這當中還夾雜了幾聲冷哼。



整個有氣到我說真的,不過我很快就妥協了,我知道她說的是事實,而且我對管帳和業績這種事沒什麼興趣,要說反感也行。



雖然美美這麼說,但她介紹了一個咖啡店的工作給我,她說她和那間咖啡店的老闆很熟,因為店面下頭的那塊地是她的。



其實美美家算滿有錢的,根據她的說法,這塊地其實是她姨婆買的,那時還是塊荒地,所以價格很便宜,但後來這裡發展了起來,所以這塊地的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她說姨婆把這塊地給她,可是她不怎麼需要,因為她已經開了間工作室。



「如果要租,起碼也要租給我看的順眼的人。」她是這麼說的。



恰好那老闆就是她少數看的順眼的其中一個,所以她很爽快的租給對方,而且租金便宜的不可思議。



「我工作室收入還不錯,等我發現工作室快倒了,我會考慮把租金調高一點。」這就是美美,怪異的瀟灑。



「妳覺得老闆會錄用我嗎?」我雙手撐著臉,眼睛睜的大大的望著她。



「會。」美美說的肯定,本來我還好感動她這麼看好我,所以雙手伸出去想給她來個熱情的握手,不過她在我手伸到一半時,燦笑著開口:「妳一副就是很好壓榨的樣子,不錄用妳好可惜。」



「妳!」氣到,手縮回來,不爽跟她握了。



「不要太感謝我會害羞,對了我忘了說,妳不但長的很好壓榨,妳本身也很好壓榨,其實妳根本就是被虐狂吧我看。」



這美美,真是越來越惡劣了,和我那個死賤派的青梅竹馬小武有得拼。



「說真的,其實妳覺得我很有氣質才介紹我去咖啡店工作吧妳這不誠實的女人。」就知道我就知道,這女人最愛口是心非了。



「說真的,其實我是看妳體格不錯一人當多人用適合打雜才介紹妳去那裡工作,說不定以後我去那裡消費還可以對折再對折,整個就是有撿到便宜妳說是不是。」美美好整以暇的往我臉上噴了一堆口水。



「妳!」又被氣到,整個惱怒。奇怪,我常被這女人氣到還跟她這麼好,真的是有被虐傾向我看。



「其實妳和小武混在一起很久了吧我猜。」說話和小武這麼像,說這兩人沒搞曖昧沒姦情我不信。



「在一起沒多久啊怎樣。」



「真沒多久妳確定?」整個就是超懷疑。「其實自從我高中那時把他介紹給妳就開始了吧。」



「絕對沒那麼久妳放心,但我肯定那白痴從那時就暗戀我到現在,整個就是很悶騷啊那個賤嘴小純情。」



好恐怖,原來這就是美美平時給小武的稱呼嗎?白痴又悶騷的賤嘴小純情。



「都不曉得你們這樣怎麼談戀愛。」整個就是無法想像的神奇。



「就跟平常一樣啊怎麼談,不就互相唱衰嘛有啥困難。」



媽的夭壽這美美,誰談戀愛會和情人互相唱衰啊,只有他們這兩個怪胎會這樣吧我看。



「妳等等,那賤嘴小純情call我。」美美從包包裡掏出正在響的手機,鈴聲是鬼來電裡面那詭異又恐怖到不行但據說是兒歌的音樂。



哪個混帳王八蛋想出這種毛骨悚然到會讓小鬼頭拉青屎的兒歌啊?那人有病!



可是美美超愛這音樂,一聽就整個愛到,說它引領音樂界的潮流,其實真有病的是她吧。



「喂你這賤嘴小純情沒事call我想幹嘛?不過三小時又四十二分又一十七秒沒見就很想我是不是你這賤嘴小純情。」美美一貼近手機就很流利的說了一大段話,聽的我整個傻眼。



他們兩個談戀愛的方式根本就是另類的肉麻吧我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7979 的頭像
kiss7979

讓我們在一個香甜薄荷裡 好好的相遇

kiss79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